李白生平及詩歌創作

457
書劍許明時 发表于 2016-12-15

李白生平及詩歌創作

 

易可情

 

 http://img7.g500.cn/upload/24/bbs/2016/12/15/02ff20f2-ba5e-4574-bf14-896d80f6ae04.jpg

http://img7.g500.cn/upload/24/bbs/2016/12/15/db8b3b12-9a7a-4dbb-9bb2-405da5f423ee.jpg

一、李白的生平

 

李白(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秦安附近),先世隋末因罪流徙中亞碎葉,到了父親李客這一輩,因今四川平武南壩(古江油)和江油青蓮(古昌明縣清廉鄉)一帶分佈著他家一些較近的宗族,纔在唐武則天執政的後期,遷回今四川省江油市所轄的青蓮鎮。公元701年,李白便出生在這裏。他的先祖流寓到西域時隱瞞了姓氏,到李白出生時纔正式恢復了李姓。由於母親生他時夢見了西方的長庚星,所以給他取名為白,字太白。

在父親的督導下,他五歲開始識字讀書,先背誦六十甲子,隨年齡漸長,系統地學習了諸子百家。不僅受到正統的儒家思想教育,也接受了其他雜家思想的影響。十五歲左右開始學習劍術,對古代那些遊俠式的英雄人物十分傾慕。同時也開始學習寫作詩賦,自認為這時所作的《明堂賦》,已可與西漢著名辭賦家司馬相如比高下了。此後隱居江油境內的大、小匡山潛心讀書,其間曾師從梓州的趙蕤學習縱橫術,並與家鄉的一些道士交往,受到道家思想較大的影響。學習之餘,喜歡遊歷,到過劍閣、古江油(今平武南壩)及家鄉附近的竇圌山、戴天山、天柱山、太華山等地,寫下了《訪戴天山道士不遇》、《贈江油尉》、《題竇圌山》等詩篇。

李白自幼懷有“濟蒼生”、“安社稷”的遠大政治抱負,希望能為朝廷所重用而為輔弼之臣,以輔佐帝王治理好國家。因而他十分刻苦地讀書學習,按王佐之才來鍛煉和培養自己。到了二十歲時,他認為自己已滿腹學識,不僅長於吟詩作賦,還練就一身嫺熟的劍術,又學習了治國興邦的縱橫術,希望能有機會報效國家。或許因自己的身世有難言之隱,不便也不願去參加科舉考試,而希望能得到朝廷命官的舉薦,由布衣一舉而為卿相。恰在這時,聽說長於文章的禮部尚書蘇頲出任益州(成都)長史,便到半路上去攔住他遞上名帖求見。蘇頲讀了他的詩文後,高興地對身旁的僚屬們說:“這小子很有天賦,文思也敏捷,文筆雖還不很成熟,卻已頗有風骨了。如果堅持努力,將會趕得上司馬相如的。”這位蘇長史除了稱讚他幾句外,並沒有舉薦他的意思。於是,他便又回到家鄉,與一位名叫東嚴子的朋友,隱居於岷山之陽,繼續讀書的同時以養鳥自娛,一連好幾年未進過縣城和市鎮。

開元十二年(724年),二十四歲的李白深感“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他在《別匡山》詩中寫下“莫謂無心戀清景,已將書劍許明時”的句子,決心辭家遠遊,尋找報效國家的機會。他與一位名叫吳指南的朋友結伴而行,先到成都登錦城散花樓,再遊司馬相如琴臺和揚雄故宅,繼而西上峨眉山,寫下了《登錦城散花樓》、《遊峨眉山》等詩作。次年春沿長江東下,出夔門,穿三峽,直抵湖北的江陵。此後約兩年時間內,他的遊蹤遍及荊門、江陵、武漢、襄樊、洞庭湖、蒼梧山、廬山、南京、揚州、蘇州、紹興等地。他尋訪名山勝跡,結交隱士豪傑,飲酒賦詩,行俠仗義,又輕財好施,濟困扶貧。出蜀時帶了大量的金錢,不到一年時間便“散金三十余萬”。遊歷到洞庭湖時,他的朋友吳指南不幸染病而死,他極其悲慟,不顧天氣極度炎熱,伏在屍體上痛哭不已,引得過路的人也禁不住傷心落淚。他把吳指南的屍體暫埋在洞庭湖畔,幾年後又專程趕來,掏出朋友的屍骨,哭泣著用小刀把腐肉刮削乾淨,然後揹著屍骨行走了幾百里路,正式安葬在鄂城(今武昌)的東郊,足見他十分看重交友的道義。

開遠十五年(727年),二十七歲的李白到了湖北安陸,與在唐高宗時做過宰相的許圉師的孫女結了婚,暫時定居在此,一住就是十年。他一邊隱居壽山讀書,一邊廣泛地參加各種社會活動。他與詩人孟浩然,道士司馬承禎、胡紫陽、元丹丘等人交遊,詩酒唱和,縱論天下大事,希望通過隱居和詩文提高自己的社會聲譽。又寫下了《上安州裴長史書》、《上安州李長史書》、《與韓荊州書》,拜謁這些達官顯貴,希望得到舉薦,但卻沒有什麼成效。於是,他於開元十八年(730年)到長安拜謁當朝宰相張說,因張說是許圉師的舊交,希望能得以引薦而直接受到天子的任用。但當時張說因臥病在床而不能上朝,便把此事託付給了兒子張垍。由於張垍妒忌李白的才能,此事也就不了了之。此後,李白出遊邠州、坊州,再返長安而回安陸,又出遊洛陽、隨州、襄陽、太原、嵩山、吳越、當塗等地。開元二十八年(740年),因許夫人病逝,李白攜帶子女移家東魯任城,與孔巢父、韓準、裴政、張叔明、陶沔等隱居於徂徠山,號為“竹溪六逸”。此後又遊泰山,入會稽,與道士吳筠共居剡中。

天寶元年(742年),四十二歲的李白因道士吳筠和唐玄宗胞妹玉真公主(號持盈法師)的推薦,唐玄宗三次下詔宣他入京。他滿以為施展抱負的機會到了,寫下了“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詩句,興致勃勃地辭家入京。他進京後先去拜望很有名望的太子賓客賀知章,賀知章讀了他寫的《蜀道難》後,讚歎他說:“你真是天上下凡的謫仙人呀!”馬上解下了佩戴在身上的金龜,與他去換酒吃。唐玄宗也隆重地接待了他,以七寶床賞賜食品,並親手為他調羹。開初唐玄宗也還向他請教一些國政,請他起草過一些詔告文件,如《答蕃書》和《出師詔》等。他向玄宗上過一篇《宣唐鴻猷》,得到玄宗的嘉賞。但唐玄宗未能真正地重用他,衹是給了他“供奉翰林”這樣一個文學侍從官的虛職,每日陪侍皇帝宴飲遊獵,奉命寫一些點綴昇平的玩樂詞章。加之李白恃才傲物,又缺乏官場裏廝混的政治經驗,因而僅三年之後,便在鬱鬱不得志中,被唐玄宗“賜金放歸”了。

天寶三年(744年),李白離開長安。這年冬天,他在齊州紫極宮由北海道士高如貴授予了道籙,企圖尋求受到政治打擊後的精神寄託。而後東至洛陽,與當時另一位著名的大詩人杜甫相識,二人結下了深摯的友誼。又一同前往開封,與另一著名詩人高適相遇,一道飲酒遊歷,賦詩抒懷,共同度過了一段愉快的日子。此後,李白和杜甫又一道前往東魯任城,再遊齊州,直到天寶四年(745年)秋天,他們才在兗州的石門山依依惜別。此後,李白又進行了長達十年的漫遊。他以開封為中心,南遊吳越、安徽,到過金陵、廣陵、宣城、秋浦等地;北遊幽燕,到過邯鄲、幽州等地;西至洛陽、嵩山,東達齊魯,最後隱居在廬山的屏風疊。在此期間,他煉丹修道,最後卻產生了對道教的懷疑。與此同時,在與禪僧的交遊中,接受了佛教思想的濡染,曾跟從白眉空禪師和道崖和尚學過禪。他雖然在宗教中尋求人生失意的寄託,但卻始終未能忘卻關心國家和人民的命運,一直希望能有建功立業、報效國家的機會。天寶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亂爆發後,李白目睹人民飽受戰亂的苦難,寫下了不少描述戰爭慘狀、揭露統治者和侵略者罪惡的詩歌。

唐肅宗至德二年(757年),永王李璘率領軍隊東巡,經過潯陽時,派人帶著書信和禮品,三次上廬山去聘請李白做幕僚。這時已五十七歲的李白,以為報效國家的機會終於到了,滿懷著高昂的激情參加了李璘的軍隊,他根本不知道李璘有和他哥哥唐玄宗李亨爭奪地位的野心。很快,李璘的軍隊被唐玄宗派兵圍殲了,李白莫名其妙地在江西彭澤被捕,被定了一個叛逆的罪名,關進監獄準備處死。李白早年救助過、在平定安史之亂中有功的郭子儀,在唐玄宗面前盡力為李白剖白,並表示願意以官爵換取李白的生命。李白倖免於死,卻被流放夜郎(今貴州桐梓一代)。

唐玄宗乾元元年(758年),五十八歲的李白滿含酸辛地走上了流放夜郎的長途。他從潯陽出發,經江夏溯江而上,直抵三峽。第二年春天,他剛到巫山的時候,得到朝廷因天旱和冊封太子而發佈的大赦令。得知這一消息後,他無比欣喜,立即回程東下。此後,他又重遊江夏、岳陽、洞庭湖,然後到了豫章(南昌),再輾轉金陵、宣城等地。這時他雖然貧病交加,但那種渴求建功立業、報效國家的豪情卻未有絲毫的衰減。上元二年(761),當他聽說朝廷委任太尉李光弼為帥、帶領軍隊抵抗叛軍時,竟以六十一歲的高齡和常年坎坷漂泊的老病身軀,要趕往臨淮(安徽泗縣)從戎殺敵。結果中途病倒,祗好到安徽當塗投靠任縣令的族叔李陽冰,竟一病不起。寶應元年(762年),李白寫下《臨終歌》後,抱恨淒涼地離開了人世。

 


收藏
  • 書劍許明時发表于 2016-12-14  

    二、李白的詩歌創作

     

    唐代科舉以詩賦取士,文人士大夫都崇尚吟詩作賦,寫作詩賦自然成了讀書人最基本的知識和技能的訓練,李白當然也不例外。李白年少時便開始學習寫作詩賦,但他只是把它看作經世致用的才能的一部分,目的並不在於要做詩人。他一生的抱負主要還是政治上的,希望能輔佐明君,安邦定國,治理好天下,讓老百姓安居樂業。但終其一生,他的抱負不僅未能實現,反倒屢屢遭受挫折和打擊,甚至於差點做了大唐皇帝的刀下鬼。恰恰也就是因為這種原因,他的詩歌創作卻取得了輝煌的成就,而成為了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詩人。如果當時唐玄宗真地任用李白做了宰相,可能李白也就不是今天的李白了。

    李白一生筆不停輟,走到哪裡寫到哪裡。他用詩歌抒寫自己的抱負,人生的經歷、見聞和感慨,寫下了大量的詩篇。但由於他一生漂泊流寓,萍蹤不定,絕大部分都散失了。我們今天所能讀到的李白的詩,僅存九百餘首。但這九百多首詩,已觸及到李白一生的每一個階段,並深刻地反映了他所生活的那個時代社會生活的各個層次和角落。就其詩歌的思想內容而言,主要有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李白用詩歌抒寫自己遠大的抱負和人生不如意的種種幽憤,以及堅信自己的理想和抱負一定能實現的樂觀精神和堅定信念。他自幼懷有匡時救世之志,一心要想在政治上有所作為,為國家和人民貢獻自己的才智,輔佐帝王建立轟轟烈烈的功業。在出蜀遠遊之前,他在告別故鄉時曾寫下了《別匡山》一詩,明確表示:

     

    莫謂無心戀清景,已將書劍許明時。

     

    他在《上李邕》詩中以大鵬自喻,表明自己的高遠志向: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他多次在詩中表明了自己“濟蒼生”的理想,他在《贈韋秘書子春》中說“謝公不徒然,起來為蒼生”,在《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其二中說“謝公終一起,相與濟蒼生”。這裡的“謝公”指東晉政治家謝安,曾做過孝武帝時期的宰相,“蒼生”指老百姓。意思是說自己要像謝安一樣,為天下老百姓排除苦難、謀求幸福。他在遭受到政治上的挫折和打擊後,一方面抒寫自己的幽憤: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行路難》其一)

     

    人生到處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宣城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一方面仍對自己的前途和實現自己的抱負秉持著頑強的意志,並充滿了堅定的信念: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將進酒》)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行路難》其一)

     

    即使是光陰流逝,年歲漸老,他仍然雄心不減當年。他在《梁園吟》中寫道:“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在《贈錢徵君少陽》詩中,他一方面感嘆“春風餘幾日,兩鬢各成絲”,一方面卻仍然堅定地嚮往著:“秉燭唯須飲,投竿也未遲。如逢渭水獵,猶可帝王師。”這裡引用姜子牙渭水垂釣的典故,意思是說年已八十的姜子牙在渭水垂釣時,遇著打獵的周文王還被請去做“帝師”,後終於輔佐文王平定了天下,自己年紀雖已漸老,還可以像姜子牙一樣幹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

    第二,李白的詩歌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描寫和和讚美祖國大好河山的名篇佳作。“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廬山謠寄盧侍禦虛舟》)的李白,一生或隱居,或尋仙,或參禪,或在山水之間尋求人生不得志的寄託,漫遊了無數名山大川,遊蹤幾乎遍及全國。無論是長江、黃河,還是廬山、黃山……這些名山大川在他的筆下是那麼的雄偉壯麗、氣勢開闊,表現了他強烈的愛國熱情和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讀到這些詩歌,會給人以無限的美的享受,激發起人們熱愛祖國大好河山的強烈感情。他的寫景詩往往以清新、俊逸的風格,描繪出一幅幅恬靜幽美、明媚秀麗的風景圖畫。如:

     

    嵐光深院裏,旁砌水泠泠。

    野燕巢官舍,溪雲入古廳。

                        (《贈江油尉》)

     

    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鍾。

    野竹分青靄,飛泉掛碧峰。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撥雲尋古道,倚樹聽流泉。

    花暖青牛臥,松高白鶴眠。

                     (《尋雍尊師隱居》)

     

    淡掃明湖開玉鏡,丹青畫出是君山。

                       (《陪族侄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登金陵鳳凰臺》)

     

    石徑入丹壑,松門閉青苔。

    ……

    香雲遍山起,花雨從天來。

                        (《尋山僧不遇作》)

     

    然而,在李白描繪和贊頌祖國大好河山的詩篇中,更多也更有代表性的還是那些以豪放壯闊的風格,表現祖國山河雄偉形象和磅礴氣勢的作品。他所喜歡也特別擅長描繪的往往是雄險奇秀的高山峻嶺、奔騰咆哮的江河大川、驚心動魄的險要道途。他以“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將進酒》)、“黃河西來決昆侖,咆哮萬里觸龍門”(《公無度河》)、“黃河如絲天際來”(《西嶽雲臺歌送丹丘子》)、“黃河落天走東海”(《贈裴十四》)等句子傳神地寫出了奔騰咆哮的黃河的形象和性格,成為這一題材的千古絕唱。他以“廬山秀出南斗旁,屏風九疊雲錦張”(《廬山謠寄盧侍禦虛舟》)寫廬山瀑布的驚險奔放,以“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蜀道難》)寫蜀道的雄奇險峻,均表現了詩人豐富的想像力和驚人的藝術技巧。

    第三,李白的詩歌充滿了強烈的批判精神,他一方面以傲岸不羈的性格表示了對權貴們的蔑視,一方面又對統治階級的荒淫腐朽和窮兵黷武作了無情的揭露和鞭撻。他在詩中多次寫道: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夢遊天姥吟留別》)

     

    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

                      (《憶舊遊寄譙郡元參軍》)

     

    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黃金籠下生。

                        (《設辟邪伎鼓吹雉子班曲辭》)

     

    松柏本孤直,難為桃李顏。

                    (《古風》其十二)

     

    在《古風》其二十四和四十六中,他對奸佞宦官們的腐朽生活作了揭露和批判,並抨擊了他們的驕橫和跋扈。在《雪饞贈友人》中,他斥責楊貴妃是滅紂的妲己、惑周的褒姒、亂漢的呂后和淫亂的秦皇太后,對楊國忠、楊貴妃和張垍等奸佞小人的邪惡行為作了盡情的揭露和憤怒的聲討,指斥唐玄宗為荒淫腐敗、喪失君道的昏君。在《古風》其十四、其三十四和《戰城南》等詩中,他既對唐玄宗窮兵黷武、發動不義之戰進行了抨擊和批判,又對唐玄宗殘害忠良的行徑表示了極大的憤慨,還在《戰城南》一詩中鮮明地指出:“乃知兵者是兇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強調了戰爭性質上的正義與非正義之別。

        第四,李白的詩歌中有一部分反映社會下層人民的生活,表現了詩人對勞動人民的讚美和同情。他在《秋浦歌》中歌頌了在夜裏“爐火照天地”的情境下辛勤勞動、卻十分樂觀地“歌曲動寒川”的冶煉工人。在《丁都護歌》裏,他以“吳牛喘月時,拖船一何苦。水濁不可飲,壺漿半成土……君看石芒碭,掩淚悲千古”的句子,描寫勞苦船工在炎熱的季節裏拖船的艱辛和痛苦,對他們寄予了深切的同情。他寓居安徽宣城時,一位善於釀酒的姓紀的老頭死了,他哭著寫下了《哭宣城善釀紀叟》一詩,十分深情而又悲愴地呼叫道:“夜臺無李白,沽酒與何人?”尤其是他晚年所寫的《宿五松下荀媼家》,更熱情地讚頌了農村勞動人民的辛勤勞動和善良品質,對自己所受到的殷勤款待表示了的十分感激的心情:

     

    我宿五松下,寂寥無所歡。

    田家秋作苦,鄰女夜舂寒。

    跪進雕胡飯,月光明素盤。

    令人慚漂母,三謝不能餐。

     

        第五,李白的詩歌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是謳歌朋友之間誠摯友誼和深厚感情的作品。他在《贈孟浩然》詩中讚頌孟浩然“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的清高品質,稱道他“風流天下聞”,表示了“高山安可仰,徒此挹清芬”的由衷敬佩之情。他在《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詩中,以極其簡明、準確而又傳神的語言通過寫景寓情,把那種依依惜別之情表現得十分含蓄生動: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他在魯郡石門送別杜甫時,以“何時石門路,重有金樽開?”的設問表深沉的惜別之情,以“飛蓬各自遠,且盡手中杯”(《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的暗喻表無可奈何的離別之意。又在《沙丘城下寄杜甫》詩中以“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的生動比喻,道出了思念友人的無限情懷。當他遊揚州時,得知王昌齡貶官的消息,十分動情地寫下了《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君直到夜郎西。

     

    以精妙的構思和奇特的想像,融寫景、敘事、抒情為一體,顯得極為纏綿、真摯而又深切動人。他的《贈汪倫》一詩,更以生動別致的描寫和新穎形象的比喻所展示的自然真實之情,打動了千千萬萬的讀者,而成為了傳誦千古的絕唱: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李白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傑出的積極浪漫主義詩人,他的詩歌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他說自己寫詩是“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嘯傲淩滄洲”。(《江上吟》)與他同時代的詩人杜甫則稱讚他“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寄李十二白二十韻》)他的詩歌具有強烈的主觀色彩,想像豐富,構思精妙,意象奇特,又往往善於運用大膽的誇張和比喻來出神入化地傳情狀物。他寫詩激情騰躍,自由奔放,往往不受格律和形式的束縛,形成了一種清雄、壯麗、豪放的詩風。又不事語言的雕琢,汲取民歌中的養分,每每給人清新、淡雅、自然的美感,恰如他自己所說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我們在他的集子中不乏讀到這樣的好詩: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靜夜思》)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三五七言》)

     

    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山中與幽人對酌》)

     

    對酒不覺暝,落花盈我衣。

    醉起步溪月,鳥還人亦稀。

                            (《自遣》)

     

    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

    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宣城見杜鵑花》)

     

    李白的詩歌對後世影響極其深遠,唐代的韓愈、李賀、杜牧,宋代的歐陽修、蘇軾、辛棄疾、陸遊,明代的高啟,清代的黃景仁、龔自珍,現代的郭沫若等大詩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過李白詩歌的薰陶和哺育。他的詩歌已被譯為英、法、德、意、葡、俄、匈、日、朝鮮等二十多個國家和民族的語言文字,在世界各地廣為流傳。李白以他現存的九百多首詩歌奠定了他在中國乃至世界文學史上的地位,而成為光耀千古的中華民族最有代表性的偉大詩人。

     


    沙发
共1回复/1页 1
  使用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